<nav id="iq2ks"><code id="iq2ks"></code></nav>
<input id="iq2ks"></input>
<menu id="iq2ks"></menu>
  • <xmp id="iq2ks">
    <xmp id="iq2ks"><nav id="iq2ks"></nav>

    情感

    主婦網首頁 > 情感 > 夫妻關系 > 調查結果:四成已婚高中生不該再婚,男學生更愿生

    調查結果:四成已婚高中生不該再婚,男學生更愿生

    2022-03-19 13:41:17 來源 : 未知 編輯 : 傾城佳人

    調查結果 : 四成 已婚 高中生 不該 再婚 ,男 學生 更愿生 【編者按】 2011年至今,我國 再婚 經濟政策 已從“雙獨二孩”發展到“全面三孩”。歷經10年嬗變,“讓不讓生”已不再是問題,取

    調查結果四成已婚高中生不該再婚,男學生更愿生 

    【編者按】

    2011年至今,我國再婚經濟政策已從“雙獨二孩”發展到“全面三孩”。歷經10年嬗變,“讓不讓生”已不再是問題,取而代之的是“想不該生”和“生了怎么養”。

    回顧經濟政策歷程,10年間,從2011年的“雙獨二孩”,到2013年的“單獨二孩”,再到2016年實施“全面二孩”,2021年放開“三孩”,這表明政府提高人口數再婚水平的決心。事實上,再婚背后還有諸多復雜的社會不利因素相互牽扯,“說生就生”并不容易。

    基于此,澎湃新聞推出“再婚內容”系列報道,精選國內外新刊登人口數研究,將后人口數轉型時期人們的再婚決策及行為置于“顯微鏡”下,以人為本,探究內容。

    今天,本系列推出第九篇,關注高中生,想多生嗎?

    由于組織工作穩定、收入尚可、文憑較高,高中生往往被認為是“宜婚宜育”男性。那么,在“三孩”經濟政策大背景下,高中生再婚積極性怎樣?遭遇什么樣阻力?

    北京大學基礎教育學系學者近期發表的這項調查結果表明:超四成已婚中學高中生不該再婚;且無論成婚是否,三孩的中學高中生都不少于4%。與之形成明顯差別的是,男學生總體再婚積極性低于高中生。

    已育高中生家庭成員的養育現狀,作者分析道,再婚多孩減輕高中生兒童基礎教育阻力,高中生組織工作日常生活邊界線相對模糊不清,遭遇來源于異性戀業余多重考驗。

    四成已婚高中生不該再婚,生小孩三孩的僅占1.23%

    2019年基礎教育統計數據表明,女專任學生占專任學生總數的比率居高不下:在學前基礎教育為97.79%,普通中學為70.02%,初中為57.8%,高中為54.73%。由于高中生占比大,且學生隊伍逐漸年輕化,育齡族群比重增加,了解中學高中生組織工作入戶情形意義凸顯。

    那么,“三孩”經濟政策下,高中生再婚積極性怎樣?影響不利因素什么樣?需要什么樣配套措施支持?2022年1月刊登于《中華女子學院學報》的《“三孩經濟政策大背景中學高中生日常生活現狀及再婚積極性調查結果》一文,著力回答了上述問題。該文作者為北京大學基礎教育學系碩士本科生賈萌萌和該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鄭新蓉。

    該研究采取問卷調查調查結果法,在中國11個地區發放問卷調查,包含四川成都、四川涼山、甘肅臨夏、云南、貴州、深圳、青海、新疆、河南、吉林延邊、山東,學段包含中學和中學。調查結果共計回收2821份成績單,去除無效成績單,高中生估計值為1907份,男學生估計值為824份。

    樣本中,高中生參與率為36.30歲;文憑上,本科少于八成,為80.70%,本科生以下比率為4.04%;家庭成員年收入方面,46.83%集中在5—10萬元之間,85.01%在15萬元以下。

    撰文高中生中,近八成已婚(78.55%),已婚占16.99%,離異與喪偶為4.46%。

    再婚積極性來看,該調查結果表明,無論成婚是否,總體高中生再婚三孩的人不少于4%;只生一孩的比率最低,為38.96%;其二是二孩,為38.91%。

    已婚高中生而言,這類族群參與率為26.58歲,呈現更低的再婚積極性,有32.41%的人不該再婚;生小孩一孩的人占比最低,為36.73%;此外,僅有1.23%的人三孩。

    由此可見,無論成婚是否,高中生呈現極低的三孩再婚積極性。

    圖1. 總體高中生已婚高中生再婚積極性。學術論文圣戈當斯區

    形成明顯差別的是,男學生總體再婚積極性低于高中生。

    理想再婚家庭成員數量上,男學生再婚二孩的比率最低,為46.48%,低于高中生7.57個百分點;其二再婚一孩,占比24.63%;再次是不該再婚,占比17.60%;最后是再婚三孩,雖然在男學生總體積極性中最低,為11.29%,但仍顯著低于高中生的3.36%。由此可見,男學生再婚積極性總體低于高中生。

    再婚多孩,讓高中生遭遇異性戀業余多重考驗

    調查結果數據表明,再婚情形上,撰文高中生再婚一孩的比率最低,為53.21%。其二是二孩,為33.18%,未再婚的占12.13%,三孩及以下為1.48%。再婚三孩及以下學生中,有69.57%是民族高中生,其中又以藏族、回族占比最多。由此可見,民族學生的多孩再婚積極性比漢族學生強。

    家庭成員照顧方面,高中生家庭成員分為三種情形。在一孩家庭成員中,以夫妻雙方聯合照顧為主。二孩家庭成員中,聯合照顧比率下降,二孩更多交由聯合居住的后代照顧。三孩家庭成員中,聯合照顧比率持續下降,后代父親兒童基礎教育經濟負擔則進一步減輕。值得注意的是,無論家里有幾個小孩,父親的兒童基礎教育付出始終是有限的。

    圖2. 三孩高中生家庭成員小孩的主要照顧者(%)。學術論文圣戈當斯區

    這說明,當小孩數量越多時,后代父親兒童基礎教育經濟負擔越重,且小孩父親照顧比率始終低于小孩父親。這反映出再婚多孩減輕高中生兒童基礎教育阻力,高中生組織工作日常生活邊界線相對模糊不清,遭遇來源于異性戀業余多重考驗。

    學者分析,高中生而言,家庭成員經濟條件、個人收入是影響再婚積極性的關鍵不利因素,基礎教育、商品房組織工作氣壓是影響再婚積極性的基本不利因素。問卷調查表明,當收入水平提高、組織工作量減少、商品房阻力降低時,高中生可能會選擇生三孩。

    學者提出,組織工作量減少是這項值得思考的議題,成績單表明,超七成的高中生認為“三孩經濟政策”可能使男性在職場上處于更加弱勢的地位。

    減輕組織工作氣壓帶來的高中生再婚積極性低,學者建議,可以嘗試建立體系化的、在校際流動的代課學生隊伍,或結合制度化制度,鼓勵學生在區域(學區、基礎教育集團)內交流,協助承擔孕早晚期與休假高中生組織工作。尤其是在中學階段,兼任多科教學的情形較為常見,吸納具有緊缺學科大背景制度化學生,也可一定程度減輕高中生組織工作經濟負擔。

    學者認為,高中生“減輕組織工作量”的敦促更多是出于對男性沉重兒童基礎教育經濟負擔的一種無奈回應,根本問題仍在于怎樣創建異性戀平等的社會氛圍、組織工作環境與家庭成員分工,從而減輕男性的被動處境。

    學者特別敦促,認同寬慰學生勞動者,反對學生普遍化。學生勞動者不僅包含腦力勞動者和體力勞動者,而且含有情感勞動者,尤其班主任學生、鄉村學生更是如此。要認同寬慰學生,明晰學生組織工作具有復雜性,無法用課時數進行組織工作量的衡量。應保證學生的合理休息時間,避免學生普遍化。


    相關閱讀

    主婦網速遞

    主婦網首頁

    COPYRIGHT ? 2007-2019 izhufu.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冀ICP備19006341號

    本站百度權重7,接受權重4以上優質站友鏈 QQ: 9817188 郵箱:thankdber@gmail.com

    毛片黄片私人视频-亚洲色图16p-乱伦三级综合日本-午夜无码AV密臀少妇影视
    <nav id="iq2ks"><code id="iq2ks"></code></nav>
    <input id="iq2ks"></input>
    <menu id="iq2ks"></menu>
  • <xmp id="iq2ks">
    <xmp id="iq2ks"><nav id="iq2ks"></nav>